264 265     

參加完特映會,其實對於本片何以命名為「前傳」頗感不解。純粹從劇情線的佈局看來,它的內容並不像是某個故事的「前傳」,倒比較像是某種「類型電影」的「第1集」。回家查了一下資料才明白,「前傳」是針對本地觀眾所做的命名,本片說穿了其實是這系列作的「第1集」。十一月底要與美國同步上映的是它的「第2集」,由於第1集已經是2009年的舊片了,所以片商在命名上把「第1集」取作「前傳」,這樣十一月下旬上映的「第2集」就能名正言順以「第1集」的稱號與本地觀眾見面。

  266  

在外片譯名上類似的「話術」也有過前例。2006年引進台灣的泰國恐怖片《邪降:惡魔的藝術》其實在泰國是「邪降」系列的第2集,但由於先引進台灣上映的是第2集,所以就把它命名為《邪降》。《邪降》創下不錯的票房後,再引進這系列第1集時,就將它命名為《邪降前傳》。

 

這樣的命名「話術」個人是沒什麼好批評的啦,畢竟看過遠比這更糟的做法。

267 268 269  

比方像1979年讓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順利打進好萊塢的作品《Mad Max》,本地片商將它譯作《衝鋒追魂手》。劇情講述文明秩序瀕臨崩解的末世,刑警麥斯在與飛車盜匪集團周旋的苦戰中痛失妻小,滿腔悲忿,在法治瓦解的末世駕駛先進的武裝跑車在黃沙滾滾的公路上法外執法、一個個宰殺仇人。原版片名的意思是「暴怒的麥斯」或「氣瘋的麥斯」,片商按照故事大綱將它譯作《衝鋒追魂手》倒也無可厚非;偏偏1981年好萊塢為梅爾量身打造了它的續集《Mad Max 2》,第一集的男主角「瘋子麥斯」像匹流浪的孤狼,來到核戰後的荒漠末世,靠著出色的駕駛技術協助一群飽受飛車盜匪威脅的老弱良民們衝出重圍。本地片商在引進本片的時候又直接按照劇情大綱將中文片名取作《衝鋒飛車隊》…第1集!你沒看錯!儘管英文原名叫《Mad Max 2》、而且劇情明明就延續了「瘋子麥斯」系列的第1集《衝鋒追魂手》,第2集的命名上仍被取作《衝鋒飛車隊》…「第1集」;由於《Mad Max 2》賣座賣得還是很好,於是1985年好萊塢又為「瘋子麥斯」系列推出續集《Mad Max Beyond Thunderdome》,這次同樣由梅爾吉勃遜飾演的麥斯,因為在沙漠中的綠洲城市得罪了霸道跋扈的女王而遭到放逐,然後為了替一群遺世而居的孤兒尋找美好的未來,再度衝鋒賣命兼賣帥。雖然已經是系列的第3部作品了,但由於先前已經誤把第2集當作第1集,所以這第3集的片名被本地片商將錯就錯譯作《衝鋒飛車隊第2集》。也因此造就了原本的「衝鋒追魂手」、「衝鋒追魂手第2集」、「衝鋒追魂手第3集」,在台灣的影史上卻是以《衝鋒追魂手》、《衝鋒飛車隊》、《衝鋒飛車隊第2集》的片名問世。

270  

另一個負面教材同樣也是梅爾吉勃遜的作品,1987年的《Lethal Weapon》,片商引進的時候按照劇情內容以及男主角的威能,將它譯作《英雄無敵》;1989年它的續集《Lethal Weapon 2》問世,片商直接將英文片名中譯,翻成《致命武器2》;然後1992年的《Lethal Weapon 3》譯作《致命武器3》、1998年的《Lethal Weapon 4》直譯作《致命武器4》…那《致命武器1》或《致命武器》上哪找?不好意思,你得找《英雄無敵》才找得到它。起碼片商沒像當年《Mad Max 2》譯作《衝鋒飛車隊》那樣把《Lethal Weapon 2》譯作《致命武器》、《Lethal Weapon 3》譯作《致命武器2》,錯亂還不致於那麼大。

271  

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拳霸》系列,人家泰國正宗的《拳霸(Ong Bak)》系列至今就只3集,本地的影片上映記錄卻在13集外,還有個《拳霸終極篇》,因為本地的《拳霸2》是個誤譯的結果,只因主、配角兩名演員一樣、武打的主軸也類似,就將與《拳霸》故事無關的《tom yum goog》譯作《拳霸2》。中間被「插隊」亂入了這部第2集,後續的集數也就被「順延」了,正宗的第2集被譯作第3集、正宗的第3集被命名為「終極篇」。

272 273  

《蒐屍魔前傳(The Collector)》當然不會像一般的「前傳」那樣,把主人公「蒐屍魔」的心路歷程、入魔原由交待個清楚,因為在故事線上它本來就是「第1集」而非「前傳」。劇情由門窗工人阿金的視角來展開。雖然白天才剛領到薪水,由於妻子在地下錢莊欠下大筆債務,遠非阿金辛苦賺來的那點微薄工資所能負擔,正所謂「錢不是萬惡之源、缺錢才是萬惡之源」,為了趕在午夜前湊齊還債所需的鉅款,一家三口都快被錢逼死的阿金鋌而走險,趁僱主麥可一家人出遠門渡假的深夜摸黑潛進麥可的豪宅,要竊取保險箱裡的血紅原鑽。沒想到麥可家並沒有出遠門,而是早已落入蒐屍魔的手裡慘遭凌虐,美輪美奐的豪宅也早已被擅長捕蟲的蒐屍魔佈置成一間「機關屋」,等著捕殺像阿金這類無頭蒼蠅。

274 275  

首先,高爾夫球袋裡的球桿都被連上了機關,誰要想隨手抽根質感堅韌的球桿來做武器、牽動了鋼索,立即就會被高高吊起、重重摔個七葷八素。尤其在麥可家這種天花板特別挑高的豪宅裡,屋主跌得愈重、也只能怪自己太有錢、樓中樓建得太高。

276 277  

打電話報警誰不會?照恐怖片的慣例,電話線應該都已經被切斷了,只不過我們的老好人阿金還是不改平日做「良民」的本能,忍不住要順手拿起話筒往耳上一貼,怪怪不得了,聽筒上被裝了長長的釘子,急猴猴拿起聽筒一靠,釘子就戳進耳朵裡去了。這告訴我們,做賊的就好好做賊,學人家良民打電話報警幹什麼?這一戳可把耳膜都戳破了。

278  

耳朵受創,阿金一個踉蹌、隨手往窗櫺上一扶,馬上被裝了刀片的機關緊緊「咬」住手掌。他該慶幸被咬住的是手掌而不是手指,否則一定會成為斷指將軍黃興的拜把兄弟。

279  

早在阿金接近豪宅的時候,前院那頭沒來由的狼犬已經是個嚴重的警告了。阿金既已在這裡工作數月,主人家只養黑貓沒養狗,他不可能不知道,會突然冒出一頭大狼狗,早已預示事有蹊蹺。麥可全家既要出遠門,如果狗真的是他們養的,誰來餵狗?蒐屍魔特地牽了頭猛犬來滅門,這樣的的設計,應該是為了將阿金闖進宅裡後「脫掉面罩」的動機合理化,畢竟被狼犬撕破了面罩,脫掉面罩檢查一下顏面有無受傷本是人之常情,現實世界裡,哪個夜賊會在還沒順利脫身、甚至連東西都還沒得手前就迫不及待把面罩脫掉?人家阿金可是不得不脫呀!不然看完電影後誰會記得住男主角那張神似愛德華諾頓的帥臉咧?

280  

除了讓演員多一點露臉賺名氣的機會,所謂「一脫成名」外,脫掉面罩在電影的敘事邏輯上還有一項實際的「功能性」。史蒂芬史匹柏曾說過,羅勃蕭(Robert Shaw)使觀眾相信了「大白鯊」有多恐怖、亨利湯馬士(Henry Thomas)使觀眾相信了「外星人E.T.」的存在,好的演員有助於使觀眾信服不可置信的事。在恐怖片裡,總不可能像某張貓咪照片那樣,一貓問「是多恐怖?」另一貓兩手展開比劃了一下,「架~恐怖!」就交差了事。「好的被害者」驚恐的表情往往演得比怪獸或鬼魅還可怕、還被加臉部特寫,為的就是借助演員的「臉上功夫」協助觀眾明瞭「有多恐怖」、更融入劇情裡,所以面罩當然非脫不可。

281  

此外,由於「蒐屍魔」的造型設計實在太過偷懶,阿金如果不脫掉面罩的話,那身扮相會和「蒐屍魔」直接「撞衫」,後續的暗夜扭打、作戲過程中容易讓觀眾有所混淆,這也使得本片男主角即使作賊的時候也非得把事先戴好的面罩脫掉不可。至於把「被狗咬」設計成讓他非脫面罩不可的理由,究竟合不合理,那就隨觀眾自行判定了。

282 283  

一手一耳接連負傷,再懵懂渾厄的人也該警醒了,於是阿金開始步步為營,發現了後門廊上的釘牆、

284  

帶刀的吊燈、

285  

連接釘牆機關的剪刀、

286  

蜘蛛網狀的線刃、

287  

滿地的捕獸夾、

288  

隨時待命斬落的鋼刀、

289  

刀山一般的樓梯、

290  

高腐蝕性又具備超強黏著性的黏液、

291  

以及魚鉤編成的掛簾,一個沒注意就能鉤穿雙眼。

292  

本片找來《奪魂鋸47集》的編劇。以編劇人員作為宣傳重點雖是個好現象,然而實際看過《奪魂鋸》系列的應該都蠻清楚,真正精彩好看的只有製作費最拮据的第1集。第1集的經典地位之所以深植人心,除了由於它驚人的最後一幕很能夠令頭一次觀賞的人拍案叫絕外,它所塑造出來的「拼圖殺人魔」行事做風隱含了濃厚的警世意味。每個被他挑上的被害者,都各有其人格行事上的瑕疵,就像「上帝之鞭」阿提拉的名言,「若不是你多行不義,上帝不會派我來懲罰你!」基督教文明向來帶著深厚的「原罪」思想,甚至中古世紀的傳道主題多是以「罪」為中心,比方像「七死罪」,犯了什麼罪就得受哪種罰。「拼圖殺人魔」為受害者量身打造的「自救法/虐殺法」都是順應他們的人格缺陷或道德問題來設計,就像是在用各種殘酷血腥的手法「訓示」而非純粹的虐殺。觀賞《奪魂鋸》除了嘆為觀止的殺人與整人手法外,也頗有一種「惡人自有惡人磨」的惡趣味。

293 294  

後續幾集的劇情雖然也保留了這樣的設定,敘事重點卻已逐漸把觀影樂趣的焦點導向琳瑯滿目、各式炫奇的殺人機關了。顯然《蒐屍魔前傳》的編劇專擅此道,很會設計機關,比較不擅長「懲罪」因果關聯上的營造,使得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是宅心仁厚的好僱主麥可慘遭開膛破肚、妻女慘遭虐殺滅門卻又不明所以、只知陷阱手法華麗精巧的一部恐怖歡樂片。這使得全片的結構其實比較接近災難片,也就是無論行善或作惡的人都可能遇到這樣的災難,災難的內容可能是地震、洪水、山崩、海嘯、大白鯊、或無差別殺人的精神病患。加上本片並不交代蒐屍魔做這些事的理由,只透過電影開場時被綁走、關在紅色箱子裡的老頭下的結論「…我只是個誘餌、他只殺沒被他選中的人、他專門蒐集『人』…」卻也沒提一下蒐屍魔蒐集人的條件是什麼、蒐集人的標準在哪裡、專蒐集什麼樣的人,更使得「蒐屍魔」的性質等同於天然災害或未知的怪異疾病,背後的來龍去脈一概不談。

295  

《蒐屍魔前傳》給了觀眾一場摸不清所以的虐殺饗宴、一個來無影去無蹤的蒙面殺人狂、以及阿金這個悲情的「免洗主角」,如果續集《蒐屍魔》的編劇仍然沒能賦予蒐屍魔一個行動的合理性,則它在殺人狂電影當中的定位將難以超越《奪魂鋸》,頂多和《月光光心慌慌》同等級。

296  

電影的開場就已經以那盞捕蟲燈預示了兇手與「捕蟲人」有關,不過看完全片後,針對這樣的「伏筆」只想對編劇說,「兩位大哥,伏筆不是這樣用的啦!去參考一下《奪魂鋸》第1集行不行?那才叫伏筆呀!」如果他們設計劇情的功力能有設計機關功力的一半,這才會是值得期待的系列恐怖片。

297  

高崗屋祝人壽比南山;機關屋則祝人壽比走山。觀賞本片當然要坐在位子上看到最後,因為在工作人員名單跑完後,照近年的電影慣例,就是會來上那麼一小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的後花園 的頭像
夏夏的後花園

夏夏の後花園

夏夏的後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23
  • 我和我媽都不約而同的認為男主角比較像西恩潘,而不是愛德華諾頓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