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Jean-Paul Sartre)曾說:「異己者是地獄(L’autre c’est l’enfer.)」,還成為他戲劇作品《密室(Huis-clos)》當中畫龍點睛的經典臺詞「L’enfer, c’est les autres.」。年輕的時候覺得這話未免言過其實,隨著年歲增長,才驚覺這個簡單道理的「體現」簡直無所不在,無遠弗屆。「難容異己」是人的天性之一,而且它竟然就像每天得呼吸一般自然而難以自覺。

 

政治觀點上的「異己」會讓許多人拼得你死我活自然不在話下,古代人以征戰、兵災的手段來解決政治上的歧見,不僅翻閱中外史書處處可證,今天的以阿紛爭、911事件、乃至反恐戰爭都可算「異己者是地獄」現象的延續。即便在不必真刀真槍兵戎相見的世界,選舉期間的口水戰、政論節目上的唇槍舌劍,本質上仍體現了人對於異己的難以相容。

 

有趣的是許多人連「找樂子」方面也秉持一貫的「難容異己」,還真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自古以來,人一生中要面對的無聊、愁苦與寂寞從來就沒少過。物質文明的高度發展,雖然沒辦法徹底解決人生中許多根本的問題,但起碼對於無聊的排遣、愁苦的暫時消解、和寂寞的慰藉方面起了不小的幫助。基於自身的成長背景、個人喜好、同儕間的認同感,每個人活到一定的歲數後,多少都會自有一套找樂子的路徑可循。

 

舉例來說,某個從小好動的人,被家中長輩以「磨練心性」為由,假日被「釘」在棋盤前學習下棋,由棋盤格上錯綜複雜的棋路關係,讓他日後接觸到音樂的時候,對於樂譜上那些線與間隔當中的符號關係更易於融會貫通,於是在下棋以外,就多了彈琴的嗜好,某天又看到某部以琴師為主角的電影,深受片中配樂所吸引之餘,也為電影當中聲畫對位的手法所著迷,於是就喜歡上影像傳媒相關的餘樂商品。

 

另一個自幼出身音樂世家的人,從小就被逼著每天得坐著彈琴一小時,某天看到某齣以職業棋手為題材的戲劇,起初或許只是被它的配樂所吸引,後來對於影像傳播等攝製手法感到好奇,然後又由於棋譜與琴譜間的相似性,讓他對棋盤上的廝殺著迷不已,於是也踏入了「電影戲劇」和「棋藝」的領域。

 

這兩個人一旦相遇,沒其它意外的狀況下,應當是能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因為光是在「棋藝」、「音樂」、以及「電影」方面,兩人之間就可能有聊不完的話題,畢竟他們找樂子的時候,都免不了會從這三個圈子去著手,總括一句就是志同道合,氣味相投。

 

人與人之所以能談得來、進而得以分享樂趣,共同的「娛樂圈子」是必要條件。由於娛樂產品彼此之間高度的競爭性,使得跨越多種娛樂圈子的整合性商品相繼問世,而不同的人對於這類「整合品」的接受度與享樂程度,往往與使用者本身熟習的「娛樂圈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比方某些網路作家,作品裡出現的題材橫跨了經典漫畫、線上遊戲、民間鄉野傳說等不同領域的娛樂項目,剛好對這些領域都有涉獵的讀者看到這樣的作品往往在這些字裡行間被逗得拍案叫絕、樂不可支;同樣的一本小說來到對這些領域一竅不通的人面前,只會覺得廢話一堆、不知所云,因為書裡面這些與漫畫、網遊、以及怪譚相關的典故,在這些圈子的「圈外人」看來,只是一些不具意義的文字堆砌而已,自然認為該作者的作品簡直是廢紙,不值一哂。

 

圈裡與圈外人之間,並不存在任何高下雅俗的分別。圈外人不懂圈內人在樂些什麼,不代表圈外人的品味就值得鄙視圈內人低下;圈內人不懂圈外人何以不懂得欣賞,也不代表圈內人的品味就值得排擠圈外人不通世事。兩方純粹就只是找樂子的圈子不同罷了。

 

比方兩個人在看完《賽德克‧巴萊》後,興高采烈地討論著片中的火器:

 

「一邊拿的是火繩槍、另一邊拿的是雷帽式擊發的步槍,沒打就知道輸定了!」

「對呀對呀!日軍拿的就是spring field 30步槍吧?」

「美造的才叫spring field 30步槍,日本那個叫三八式步槍。」

「可是我看他們上子彈的時候一樣有拉那根拉桿,應該是30步槍吧?」

「那個時期很多國家都有製造那種拉捍式步槍,都是屬於manual bolt-action rifle,但是名稱和其它部件都各不相同,像德製的就叫Karabiner 98k,日本的叫三八式步槍。」

 

如果和他們一起來看同一部電影的朋友平日涉獵的娛樂範圍沒包含到「槍枝」這個圈子,聽到這兩人的對話當然只會覺得很無聊,誰用什麼槍很重要嗎?歷史的結果就是賽德克人被日軍擊敗,從槍枝的型號直接預測出誰會贏誰會輸,不就是在講廢話嗎?

 

然而對於談話的兩人本身而言,認槍聊槍就是他們的樂趣「之一」,當然值得聊一聊。哪天這兩人看到另外兩位剛看完某部飆車電影的朋友在聊片中的車子:

 

「那個小弟也太利害了,竟然開一部Silvia 80也能幹掉GT-R!」

「我看他的引擎一定有改過,引擎聲不太正常,差速器和懸吊系統也不是原廠的!」

 

如果兩人平日只涉獵槍枝而對車子一竅不通,應該也會覺得這些對話簡直是廢話吧。

 

當我們不懂別人的樂趣的時候,先別急著批評對方的品味,很可能只是因為自己沒接觸過相關的娛樂圈子而已,圈裡的與圈外的也並不必然具有品味高低雅俗的對比關係,不同的圈子間常常只是「不同」而無「高下」關係。雖然沙特說過「異己者是地獄」,但是「找樂子」的事情貴在「快樂就好」,無法體會其中的樂趣大不了也只是另尋別的樂子管道而已,既不勉強也不受任何人壓迫,實在沒必要把它也搞成「地獄」。擴張娛樂的圈子需要的是時間,或許假以時日等到自己的圈子也擴張到相當的領域和數量後,再回頭來看看過去無法領略樂趣的東西,又會發現樂趣之所在。如果連「找樂子」也要明辨「異己」、誅伐異己,不僅自絕於未來可能找到更多樂子的「新圈子」之外,也封閉了自己的眼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夏的後花園 的頭像
夏夏的後花園

夏夏の後花園

夏夏的後花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豬頭三
  • 舉例的地方寫得真好